十亿白度母心咒持诵活动
祈愿噶千仁波切法体安康、长久住世及世界和平
9944612533
10亿长寿佛心咒持诵计划
祈愿尊贵的噶千仁波切 长久住世、法轮常转
4181941226
Calendar December 2019

calendar 201912

37-practices-chn thumb  

mahamudra-chn thumb  

创建于 2012年11月06日
打印

直贡姜贡澈赞法王

 

hh-chetsang-rpc

尊胜的直贡澈赞法王是直贡噶举派第三十七任法王,也是直贡澈赞法王第七次的转世,为观世音菩萨的化身。

 

直贡澈赞法王于1946年藏曆 火狗年6月4日降生在拉萨当地的望族察绒家族,当天也正是佛陀在鹿野苑转法轮的吉日。直贡澈赞法王出生时曾出现许多奇妙的徵兆及异象。直贡澈赞法王的祖父 达桑札堆(1888-1959)曾为第十三世 达赖喇嘛(1876-1933)的亲信,并任藏军总司令,是西藏20世纪初最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之一。直贡澈赞法王的父亲敦都南杰(生于1920年)亦曾担任西藏政府的高层官员,在达赖喇嘛及其阁员出藏之后,目前仍活跃于印度德兰莎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并担任重要职位。直贡澈赞法王的母亲英金卓噶出身尊贵的热卡夏家族,同时也是古代皇族的后代。

 

在前任直贡法王喜威罗卓(1886-1943) 圆寂数年后,派出了两组人马,分别在西藏各地寻访转世灵童。当时担任直贡噶举派摄政的赤札仁波切 (1924-1979)在吉祥天女湖所得到的兆象,以及许多神谕的指示,于1950年认定察绒家的儿子为直贡法王的转世。灵童通过多项测验,包括正确无误 地选出自己前世所使用过的佛珠及法器等,且其身份亦经过当时西藏政府摄政王达札仁波切、噶玛噶举领袖第十六世嘉华噶玛巴及达隆噶举的玛楚仁波切一致确认。

 

1950年秋,直贡澈赞法王在直贡噶举派主寺─直贡梯寺正式坐床。随即,中共首次入侵西藏行动展开。在安全的考量下,直贡澈赞法王前往位于北印度的噶林 邦与家人共居。当时,直贡澈赞法王的哥哥及两位姐姐都正在大吉岭的寄宿学校就读。数月过后,直贡梯寺派出的代表团便将直贡澈赞法王迎请回西藏。

 

根据自古以来的传统,直贡澈赞法王轮流居住于四大行宫:春季在直贡哲寺,夏季在直贡亚尔岗寺,秋季在直贡梯寺,而冬季则在直贡宗寺,直贡宗寺同时也是直贡教派的行政中心。直贡澈赞法王主要的经教师为赤札嘉拉仁波切及安阳土登仁波切(1899-1966)。在几位老师的指导下,直贡澈赞法王学习研读、书写、背 诵、曆算及文法。自其经教师巴罗图登却扎仁波切(Bhalok Thupten Chodrak Rinpoche)、罗朋楚仁波切(Lho Bongtrul Rinpoche)及咧宗赤巴仁波切(Nyidzong Tripa)处,直贡澈赞法王亦领受了噶举派一般教法,以及直贡噶举传承不共教法的诸多灌顶与传授。

 

1956年,在直贡大颇瓦法之猴年大法会中,11岁的直贡澈赞法王首次公开主持长寿灌顶并传法。随后,直贡澈赞法王于直贡太阳花园佛学院展开宗教学习的课程,并和年长他4岁的另一位直贡法 脉持有者──直贡琼赞法王一起接受教育。祖古东噶天帕 (Bopa Tulku Dongag Tenpa)(1907-1959)为法王介绍中观论的思想,直贡澈赞法王则从基本的论述如无着贤菩萨的《佛子行三十七颂》和寂天菩萨的《入菩萨行论》等 入门学习。

 

不久,西藏政局历经剧烈动荡。1959年,藏民暴动事件过后,达赖喇嘛及其政府官员和众多宗教重要人士流亡海外。由于寺院管家的坚持,直贡澈赞法王和琼赞法王始终没有接受庇护而离开西藏,而直贡澈赞法王的家人早在1956年时便已迁往印度。

 

直贡梯寺的僧众们皆受到软禁,进行为期数月的共产思想再造,连直贡澈赞法王也无法倖免。随后赤札仁波切将直贡澈赞法王带至拉萨,过着拮据的生活。 1960年,直贡澈赞法王开始接受小学教育,在短时间内便精通多项主科,并在3年内完成6年的学业。后继续于Jerag Lingka中学就读,学习中文、自然科学、历史及生物等科目,直贡澈赞法王的学业表现优秀,尤其是在中文方面。同时,直贡澈赞法王也相当热衷运动,特别喜爱并十分擅长踢足球。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红卫兵渗入学校内部,直贡澈赞法王身陷红卫兵两大派系的斗争当中。当时学校停课,经济活动停摆,许多贵族及仁波切在残暴的群众审判中被斗争。赤札仁波切也成为斗争的对象,因此直贡澈赞法王只好住在学校,为少数仍留校的学生煮食,并从图书馆找书来学习。当时拉萨陷入溷乱的无政府状态,法王因此数度濒临死亡边缘。

 

1969年,直贡澈赞法王被下放到乡间的农村进行劳改,从事艰辛的粗活,居住于羊栏上方残破肮髒的小房间中,仅有的财产是一个锅子和杯子,和几片当作床的木板。直贡澈赞法王的姑丈有一天来访,见到直贡澈赞法王过 得如此委屈,感到震惊又心疼。然而,直贡澈赞法王对他生命裡的起起伏伏总是平静以对。当直贡澈赞法王的姑丈瞭解到 直贡澈赞法王的心境充满着平和与宁静 时,把直贡澈赞法王比喻为密勒日巴一般,虽居于缺乏物质享受的岩洞中,表面上过着苦行的生活,但内心却拥有丰富的精神生活。

 

在春夏两季,直贡澈赞法王都在田地裡做粗工,秋季时则需上山为农村砍柴,扛着重负归来。冬季时,直贡澈赞法王必须到拉萨铲肥料载回农场。即使在如此繁重的劳力负荷下,直贡澈赞法王仍尽力给予他人协助。当时无人知晓其直贡法王的尊贵身份,但直贡澈赞法王高尚的德行已使众人折服。

 

在共产党佔领西藏 后,以直贡澈赞法王身为贵族及转世大修行者的身份,是完全没有任何翻身机会的。1975年,直贡澈赞法王经过审慎的计划后,终于寻得脱逃的方法。当时中 共所安插的间谍和密告遍布藏区,在军方严密的控管之下,鲜少有成功逃离的桉例。直贡澈赞法王独自一人启程,越过山隘及冰河,长途跋涉,在没有任何协助下横 越西藏边境,抵达尼泊尔,实现此一堪称无法完成的壮举。直贡澈赞法王毫髮无伤地平安抵达尼泊尔后,最后前往达赖喇嘛位于德兰莎拉的办事处。

 

直贡澈赞法王在直贡的流亡僧众恳求下,与达赖喇嘛于法会中再度以直贡法王的身份升座。此举也同时代表着直贡澈赞法王将来会负起护持直贡法脉的责任。而后,直贡澈赞法王先前往美国与已移民的家人团聚,学习英文,并曾在麦当劳及其它餐厅打工。

 

在美国生活的第三年,直贡澈赞法王收到了一份在尼泊尔寻得的珍贵藏文史料,记述着直贡教派历代的法嗣,作者为直贡澈赞法王的前世──第四世直贡澈赞法王滇 津贝玛嘉称 (1770-1826)。自此,直贡澈赞法王开始研究西藏、直贡噶举以及诸位法王前世的历史。他不久之后便于1978年返回印度,并正式以直贡澈赞法王 的身份担任直贡噶举派的领袖。

 

多年来,不管在中共佔领的西藏或美国,法王表面上虽过着在家人的生活,但他始终守着严谨的出家戒律。直至此时,直贡澈赞法王重回寺院生活,并将法座设在位 于拉达克的平阳寺。随即,直贡澈赞法王前往喇嘛玉如寺,在关房指导上师琼噶仁波切(1911-1980)严格的监督下,进行传统三年闭关。

 

直贡澈赞法王曾向许多不同教派的大修行者学习教法并接受灌顶。众多上师当中,顶果钦哲仁波切(1910-1991)特别受到直贡澈赞法王重视的上师之一。 直贡澈赞法王自顶果钦哲仁波切处领受《八大传承精要》、《甚深大圆满教法》、蒋贡康楚论述集以及《噶举密咒藏》。直贡澈赞法王并向不同上师领受殊胜教法及 灌顶,自达赖喇嘛处领受胜乐金刚、时轮金刚及大威德金刚等殊胜教法与灌顶;自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处领受《那洛六法》;自达隆噶举法王夏忠仁波切 处领受达隆噶举教派各项教法;自 达隆泽珠法王处领受北伏藏。直贡澈赞法王并曾前往不丹,在竹巴噶举教派的桑那曲林寺向挪扬堪布学习佛教思想,包括寂天菩 萨的《中观论》、月称菩萨的《入中论》以及《宝性论》。此外,挪扬堪布亦传授 直贡澈赞法王噶举教派共同教法,以及竹巴噶举不共的《大手印》教法。直贡澈 赞法王亦自噶千仁波切及竹旺仁波切处,领受了直贡噶举重要的《大手印》教法及灌顶。

 

1985年,在菩提迦耶举办的时轮金刚灌顶法会当中,达赖喇嘛在圆满的仪轨下为直贡澈赞法王授比丘戒。直贡澈赞法王总是以显而易见的从容自在,来驾驭所有的挑战。

 

自1987年起,直贡澈赞法王开始到世界各地传法,同时也费尽心思着手重建衰微的直贡教派。直贡澈赞法王于印度德拉敦创建直贡噶举学院,包含佛寺及教育中心,因此吸引了许多来自西藏的僧众及各国的佛教修行者。创建初期,学院由菩提寺、闭关中心及桑登林阿尼寺院所组成。作为教育中心,直贡噶举学院 对传统佛学教育及现代基础教育同等重视,亦特别强调戒律、禅修及直贡噶举不共教法的学习。

 

2003年,直贡澈赞法王在佛寺旁另起造一座雄伟壮观的建筑── 松赞图书馆,以专门研究西藏及喜马拉雅山区。无论是在其内涵、功能及形式上,松赞图书馆既是藏宝库,也是喜马拉雅山区(特别是直贡法脉)居民文化及精神特性研究的智库,实为法王远大眼光的缩影。图书馆馆藏含有来自喜马拉雅山区的各种文物瑰宝,包括有关西藏文化、传统、地理的资料,和各教派的佛学经典。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图书馆内藏有大量丝路沿途出土的敦煌文献,年代久远可远溯4世纪至11世纪,并由不同语言所缮写。单单以藏文所写的文集为例,就涵盖了种类繁多的手稿,包括由古代藏人所製作与现代所知相符的医学绘图。这些手稿为学者们提供了丰富的参考资料,以便能更深入了解西藏早期的情形。直贡澈赞法王公开松赞图书馆所有资源,提供给学术界运用,也期望藉此完整保存西藏文化及佛教的传统。

 

2005年,直贡澈赞法王在松赞图书馆附近新建噶举佛学院,提供高等佛学教育。在其正式启用后,德拉敦的新直贡法座便建构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