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亿白度母心咒持诵活动
祈愿噶千仁波切法体安康、长久住世及世界和平
9944610913
10亿长寿佛心咒持诵计划
祈愿尊贵的噶千仁波切 长久住世、法轮常转
4181937296
Calendar November 2019

calendar 201911

37-practices-chn thumb  

mahamudra-chn thumb  

创建于 2012年8月20日
打印

直贡噶举派的创始人 - 怙主吉天颂恭

 

至尊帕摩竹巴虽有五百位具持白伞大成就的弟子,但他却一再地说,他的法位继承人将是一位证得十地菩萨果位的优婆塞(在家居士)。以下就是有关帕摩竹巴的传承法子 ─ 无与伦比的伟大怙主直贡巴 ─ 吉天颂恭的故事。在无量劫以前,吉天颂恭曾生为转轮圣王,他是千位王子之父,却捨弃王位,修持佛法证得无上果位,佛号龙种度母如来。虽然他已证悟佛果,尔后却以菩萨身示现,名为普贤自在王菩萨。迦叶佛时,他示现名为噶勇的陶匠。在释迦牟尼佛时,他示现为与佛无别的无垢尊者维摩诘。之后,又转生为龙树菩萨。经由这多次的转世,他利益了佛陀的教法以及无数的有情众生。

 

此后,为光大佛陀教法的精义,他又转生到西藏的一个贵族觉惹家族中,父亲那里觉巴多杰是位专修大威德金刚的伟大行者;母亲是罗卡萨珠玛。吉天颂恭诞生时伴有许多不可思议的瑞兆。他从小就跟着父亲修学大威德金刚法门,四岁时便能熟练读写。从其叔父达玛住持、伟大的罗仁贡千,可敬的克瓦隆杰等多位老师,学习各种显经及密续。此时,他被称为尊巴恰,后来又被叫做多杰帕。吉天颂恭来到世间在许多显经密续中均有授记。例如在《圆生智经》(Yeshe Yongsu Gyepa Sutra)中就提到:
“在北方雪域将会出现一位叫做宝吉祥的人,他将利益我佛陀的教法,并且声名远播三界。”

 

在《密意总集伏藏经》(Gongdu Sutra)中曾指出:
“在一处称做“直”(Dri)的佛法根源地,名为宝吉祥的人将于猪年出生,他将感召聚集十万持戒清淨的出家僧众。此后,将前去不动佛淨土,佛号无垢白淨如来,并有广大眷属。”

 

在《五部遗教》(Gyalpo Kaithang)中说:“从吉祥地桑耶往东北方,有一处名为直贡的地方,是佛法的根源处,藏王赤松德赞将于猪年转生为宝吉祥如来,他将聚集十万菩萨众;未来他将前去不动佛淨土,佛号无垢白淨如来,并将于彼佛淨土成为圆满圣王。”由此可知对吉天颂恭清楚的授记。

 

当吉天颂恭尚年幼时,父亲即过世,家道因此衰落,他就以为人诵经来负担家计。有一次,有人酬谢他一头羊,当他要牵走时,羊却企图挣脱,吉天颂恭拉它回来,却被羊拖行了一小段距离,结果在石头上留下至今仍可见到的脚印。八岁时,吉天颂恭亲见本尊大威德金刚。另有一次,当他在志隆莫切禅修时,他洞见一切轮迴与涅槃诸法皆如镜中反射般的幻影。即使当他在康区时,便以瑜珈士而着称。吉天颂恭了悟光明与大手印的境界(清淨与空性),并曾在梦境中造访清淨莲花佛土。他从伟大的罗仁贡千学到了整个噶当派教法,从洛巴多杰宁波上师领受了密集金刚等教法。还有一次,康区乾旱,他把自己所得到的供养食物分给饥民,因而救活了许多人。

 

许多重要人物开始前来向吉天颂恭学法。其中一位来自藏中地区叫做贡达班智达的人,告诉他有关帕摩竹巴的事蹟。一听到帕摩竹巴的名字,吉天颂恭的心就像梗竹树的叶子被风吹过般的被打动。不畏艰辛,他由康区前往藏中。一路上瑞相环生,一条长长的彩虹展延在他整个旅程中;护法善金刚更不时化身为童子、野兔随侍保护并照顾其所需;当吉天颂恭经过一处名为杰瑞的危险石径时,他发现一个山岩面上自然形成的六字大明咒竟自动转化为帕摩竹巴尊者的面容。

 

吉天颂恭日以继夜的赶路。途中,他遇到了一对男女说:“我们是来自帕摩竹。”吉天颂恭视他们为上师的化现,就向他们顶礼。当吉天颂恭赶到帕竹寺时已是半夜,一位来自康区的同乡邀请他入寺。当吉天颂恭见到帕摩竹巴时,上师说:“现在我所有的弟子都到齐了。”吉天颂恭随后供养上师一捲丝绸、一匹布以及他的座骑,但帕摩竹巴没有接受这匹马的供养,他解释说他不接受畜牲为供。吉天颂恭同时也供养了一袋食物,帕摩竹巴便用这些食物举行了一个胜乐金刚荟供。随后,帕摩竹巴为吉天颂恭授予两支菩萨戒,并赐法号为“宝吉祥”。如瓶水浇灌,帕摩竹巴毫无移遗漏地将他所有一切的显密教法全部传给吉天颂恭。

 
ratnashri

当时,有一位女子是金刚亥母的化身。帕摩竹巴就建议达隆汤巴与她同住;但达隆汤巴不愿捨弃他的出家戒而予拒绝;因此这位化身空行女就圆寂了。后来另一位弟子林杰惹巴用这位女子的头盖骨做了一个杯子,因而在僧众聚会时迟到,等他赶到时供养的食物都已经发完。所以他就拿着这个头盖杯绕诸僧众而行,从每一个人那里分一点食物。大部份的僧侣们都只给一点点食物,但帕摩竹巴则给了很多,把头盖杯装得满满的,而吉天颂恭给得更多,使得食物像伞状般地覆满其上;林杰惹巴再次绕诸僧众而行,当他沉静的绕行时,不由地唱了一首二十偈的讚道歌。最后,他停在吉天颂恭的面前,将食物以及这首歌一起供养给他。从此,吉天颂恭就被视为帕摩竹巴最重要的弟子。

 

有一天,帕摩竹巴想要看看他的三位最亲近的弟子是否已具有一些特殊的徵兆,所以就给了他们每人一尺红布以製做禅修帽。达隆汤巴只用自己所分得的布做帽子;林杰惹巴在帽子的前面多加了一块棉布;而吉天颂恭则又加上一尺布,使他所做的帽子要大得多。这被认为是一个很吉祥的瑞兆。又有一次,帕摩竹巴召唤吉天颂恭以及达隆汤巴前来,对他们说:“我想今天藏布江的河水氾滥,请你们去看一看。”结果两人看见河水一如往昔,并无异样,就回去了;但吉天颂恭心想,上师会问这些问题一定是有特别的含意,所以就向上师秉告:“河水氾滥了,藏中和康区现在都被大水淹没了。”

 

此事预示了吉天颂恭的佛法事业将会大为兴旺,吉天颂恭也因此得到缘起究竟大师的美名。此时,由于遵循帕摩竹巴的预言,吉天颂恭仍然只有持守优婆塞居士戒。有一天,帕摩竹巴要求 吉天颂恭在僧众聚会后留下来,并指导他毘卢遮那佛(大日如来)七支坐姿,碰触他的额、喉、心,说:“嗡、啊、吽”三次。然后说:“你将成为一位禅修大师,我要对此随喜。”

 

吉天颂恭追随上师帕摩竹巴2年6个月。在此期间,他领受了上师的所有教法,并被指定为 帕摩竹巴的继承者。帕摩竹巴涅槃时,有一隻光芒四射的五股黄金金刚杵从其心中化现射出,融入了吉天颂恭的心中,在场所有弟子都看见此瑞相。吉天颂恭随后把一切财物都拿来护持佛寺,并协助建造了一座大佛塔以纪念上师。

 

此后,吉天颂恭还向其他许多位上师学法。由达波贡楚处,他领受了大手印四瑜珈的教法。由于吉天颂恭恳切地渴望专修他过去所领受的教法,同时也得到一位女施主承诺供养他三年之闭关所需,所以他就退隐到耶琼洞窟闭关禅修。在那三年裏,吉天颂恭对于外、内、密诸缘起获得大略的了悟。之后他又悟到造成在轮迴中徘徊的主因是由于智慧气未能进入中脉,于是他便专心于气脉的修持,因此得亲见诸佛菩萨,并观得自心清淨六道。随后 吉天颂恭前往帕摩竹以及其他圣地朝圣。

 

在吉天颂恭度回到耶琼洞窟后,即一心一意修持禅定。如同魔众在障碍佛陀成就正觉,或像是长寿五姐妹等非人想要阻挠密勒日巴一般;吉天颂恭最后的业障现起 ─ 他得到痲疯病。由于极度地沮丧,他心想:“现在是我该死于此僻静之地、迁转神识的时候了。”于是他向一尊曾被帕摩竹巴加持多次的观世音菩萨佛像顶礼。在第一礼拜时,他想:“所有有情众生中,我是最糟的。”第二礼拜时,他又想:“我已得到上师的所有教法,包括中阴成就法与迁识法,无需畏惧死亡。”随后思及其他众生未能学到这些教法,遂于心中油然生起一股强烈的大慈悲心。于此心境他坐了下来,对众生的慈悲心如泉涌而出。结果,他的病竟像云开见日般地好了!他也在此刹那证得佛果。吉天颂恭在耶琼洞窟共修习了七年之久。

 

此后不久,他亲见了度母七尊。由于他已完全了悟缘起及戒律与大手印之不二法,所以就出家受了比丘戒,并从此茹素。因为帕摩竹巴早已授命吉天颂恭为其传人,所以上师寺院的首要僧侣就迎请吉天颂恭回寺。在接掌寺院的住持之位后,吉天颂恭对遵守寺院戒律要求极严格。有一天,某些僧侣说:“我们是密勒日巴尊者的传人,应该可以喝酒。”于是边说边喝。当吉天颂恭劝诫他们时,他们却说:“你自己应持不伤害众生之戒。”此时,吉天颂恭亲见帕摩竹巴示现,告诉他说:“你应离此老旧锦缎法座到北方去。在那儿,你将利益无数有情众生。”

 

吉天颂恭依言北上,途经一处叫念青唐古拉之地,受到当地护法神前来欢迎致意。在囊拉则有鬼王及其眷属向他求受优婆塞居士戒,吉天颂恭并为他们留下一个脚印,做为他们虔诚坚信的证物。他还对头顶上飞翔的鹫鹰们授以禅修指导,它们竟也能依法而修。有一次,吉天颂恭只说了一个字,就使奔离之马回到他面前。他还曾化身出另一位 吉天颂恭到印度圣地菩提迦耶,平息了一场由杜汝迦部族所起之战争。

 

另有一次,吉天颂恭在一名为当雄的地方传法,得到许多供养。一天傍晚传法结束时,那天的白昼似乎特别长,他告诉信众:“现在你们要立刻回家。”突然间天空就变成了隔天的黎明时分。原来吉天颂恭为了把教法圆满传完,所以把太阳停住不让它下山了。当吉天颂恭在囊拉山时,诸神之王 ─ 大梵天,也来向他请求广大圆满的教法。在往直贡途中,也受拔拉大天神的迎接。当吉天颂恭坐在由建塘一地的孩童们为他所造的法座上,为当地民众传法时。甚至不具神识的河水,也聆听他的教法,还发出“龙树菩萨!”的声音。

 

然后 吉天颂恭来到直贡梯寺。在他三十七岁那年,建立了直贡菩提寺,也就是强久林寺,是直贡噶举在藏区最大的寺院,也是直贡噶举派法座所在。他指派朋贡巴多杰僧格为建寺总监。许多僧侣都聚集到那儿,浸喜于其法雨中。

 

在西藏,佛法有九大护法神,其中的拔拉、索拉、劝遍鲁旺、得忠面莫,以及南嘉噶波,这些藏地护法均顶礼在吉天颂恭的足下,求受居士戒,并誓愿护持直贡噶举法脉及其传承行者。

 

有一次,直贡地方十分缺水。为了纾解旱象,吉天颂恭给了他的侍者仁钦札108块绿松石,并指示他分别藏到不同的地方。仁钦札依照嘱付埋藏了所有的绿松石,但却私下藏了一块放在自己僧袍裏。结果他所埋藏的绿松石都变成水源,他自己私藏的一块则变成了一隻青蛙。惊吓之馀他把青蛙丢掉,结果青蛙落地时摔瞎一眼;青蛙着地之处涌出一股泉水,名为“瞎泉”。这些泉水大都在十四世纪中叶当直贡替寺被大火损毁时乾涸了,但有些直至今日仍留存。

 

在每月新月与满月时,吉天颂恭与其僧众照例都会举行布萨净障仪式。有一次,有些僧众在法会时迟到,吉天颂恭就决定停办这样的法会,但是大梵天王请求他维持这个传统,他才同意继续举办。

吉天颂恭一直持续护持帕摩竹巴的法座所在--丹萨替寺这座古老的寺院。在吉天颂恭造访冈波巴的寺院--达拉冈波时,在佛寺中,一道光芒从冈波巴画像放射出来,与吉天颂恭融合为不可分之一体。吉天颂恭因之证得“虚空宝藏”的共与不共成就。又有一次,扎里的空行母们带来一张用马尾所织成的网,上面聚集有2,800座本尊,空行母们将此网献给吉天颂恭。吉天颂恭为感念根本上师帕摩竹巴,修建了一座殊胜的舍利塔,上面有许多小门可以安置这2800座本尊,每个门上正好安置一尊。自此形成后世建造此种佛舍利塔的传统。

 

在一次净观中,吉天颂恭亲见佛陀的侍者阿难尊者,并与他讨论佛法。某日,喇嘛香说道:“今年乌仗那的空行母们会前来迎请我和伟大的直贡巴--吉天颂恭去她们那裡。因吉天颂恭是缘起之大师,所以不必去那儿,而我应该要去。”此后不久,空行母们果真前来迎请,所以喇嘛香便圆寂了;但是当空行母们迎请吉天颂恭时,他拒绝前往。于是空行母们只得把迎请文改成上师长寿祈祷文。然后,所有的勇父、空行母们都向吉天颂恭供养,并保证护持其弟子。

 

吉天颂恭有许多重要的弟子,包括两位近侍、大堪布固拉瓦、纽嘉华拉囊巴、噶秋丁、巴千秋也、竹托酿斯、两位名字中都有扎张的弟子等。这些都是以智识闻名的弟子。以持戒闻名的弟子有塔玛敦津,达波敦津等人;并有噶当派格西久多杰宁波等人;译师弟子有努、帕巴等人;密续藏的领导者有楚伊、俄巴等人;瑜珈士之导师有杜记、贝波等人。

 

当吉天颂恭传法时,常有天现虹彩、天神自空降雨花的瑞相。青海主要地神玛千彭拉等护法都前来聆听其教法。西藏、印度、中国诸国王对他均极为虔信。此时,吉天颂恭有弟子55,525人。为令此等如海徒众悉能饱足,龙王玛措与南瞻部洲一切财神都成为寺院的施主。

 

靠近直贡梯的地方有一块岩石叫做“狮肩”。吉天颂恭视其为胜乐金刚坛城。他在那儿建了一座寺院,以传法度众利益一切有情众生,并用特殊的方法建了一座多门吉祥佛塔,此时他也修復了桑耶寺。

吉天颂恭主要的本尊是胜乐金刚五尊,他有时会示现此相以调伏那些顽劣的弟子。在藏东与西夏发生战争时,他曾以神通力保护了当地的人民。吉天颂恭的弟子持续增加到七万人,其中许多最杰出的弟子都在一生之中证悟佛果,较差根器的也都证得不同的菩萨地,其他的弟子至少也都能够了悟自心本性。

 

在一个有关吉天颂恭的授记中说:“将有十万化身圣众云聚。”在这里“化身”意指持戒圆满的僧侣,而“圣众”则是说他们都将是菩萨。在其他的生平传记中说:“吉天颂恭可在刹那间往诣一切净土,亲见如阿弥陀佛与金刚不动佛等诸佛,并聆听其法教。”吉天颂恭自己曾说,凡有机缘造访过直贡的拉耶一地者,必定不堕下三道。而凡是向他祈请者,不论远近必得其加持,他们的禅定也将更为坚固。他还说过住在直贡地区诸山的一切有情众生,即使是小蚂蚁也能不再堕入恶道。吉天颂恭指导传授的显密心要,由其弟子兼那谢拉迥涅所写下,内含150个主题与40篇附录,名为《贡奇》(一意)。

 

有一次,一位名叫美绰喜谦的龙王到直贡求法时,吉天颂恭告诉弟子们留在隐蔽处不要出来,以免神通具足的弟子伤害到龙王,而尚未具神通者亦可免为其所伤。除了弟子-- 大成就者噶当巴外,每个人都得知了这个消息,因为那时他正在一处深幽的山洞禅修。龙王来临时,发出了极大的如雷声响,包括噶当巴的所有人都听到了。所以他就出洞看看到底发生什麽事?结果看到一条惊人的深蓝色大蛇,长度整整绕了寺院三圈,头还盯着吉天颂恭的住处窗户在看。噶当巴不假思索地以为这条龙要伤害他的上师,于是他立刻化成一隻巨大的大鹏金翅鸟把龙赶走。直到今日,在若巴昌都还可以看见金翅鸟落在岩石上时,所留下的清晰足印。靠近琼那嘎河附近还有龙王与金翅鸟一起留下的痕迹。

 

一位锡兰的阿罗汉,听到大班智达释迦师利巴渣将要前往西藏,就给了释迦师利的兄弟一朵白莲花,请求他交给释迦师利再转送给在西藏的龙树菩萨。当释迦师利到达西藏后,剃度了许多僧众,但是不晓得要去那儿找龙树菩萨。释迦师利每次举行剃度,照例都会分赠僧袍。有一次,一位吉天颂恭的俗家弟子请求他剃度出家后,也想要索取僧袍,但不巧僧袍已经全部送完了,而这位弟子很强烈的希望得到。释迦师利的一位弟子催促他离去时,他因而摔倒并流出鼻血。

 

本来 释迦师利每天早上持诵七支祈请文时,都可以亲见度母,但此意外发生后连续六天,度母都没有现身。第七天时度母虽然再度现身,可是却背对着他。于是释迦师利就问:“我犯了何种过失?”度母答道:“你的随从打了龙树菩萨的弟子,使他流鼻血。”当他问道如何可以净除此过失时,度母说:“裁製与你过去曾有过相同数量的法衣,供养给没有法衣的比丘。”

 

释迦师利随后找到了这位被赶走的僧侣,并寻问他上师的名字,释迦师利瞭解到吉天颂恭就是 龙树菩萨的化身。于是他就派了一位侍者把白莲花供养给吉天颂恭。

 

吉天颂恭回赠了许多礼物给释迦师利渣巴,并且邀他造访直贡,而这位大班智达虽然未能亲往,但是做了多首的讚颂文礼敬吉天颂恭。因为释迦师利觉得,龙树菩萨既已为除众生邪见而转生为吉天颂恭在西藏传法,那他就无需去见他了。

 

当时还有诸多小班智达造访西藏,其中一个名叫比布帝谦达的小班智达说:“我们只和噶当派论法;噶举派的大手印徒众都是骗子。”这话被释迦师利渣巴听到后,告诉他:“快别这麽说!”然后就把前面的故事告诉了他。“因为吉天颂恭是位伟大的导师!现在你应该为你说的话而道歉。”比布帝谦达随即前往直贡,做了虔敬的忏悔,并在圣地辛波利山上建造了一尊胜乐金刚像。

 

有一天,一个名叫竹加莫的大学者从萨迦到直贡来和吉天颂恭辩论。当他看到上师的脸庞时,彷佛看到释迦牟尼佛一般,而吉天颂恭身旁的两位弟子--兼那谢拉迥涅与兼那札巴迥涅,就如同舍利佛与目犍连一般,因此完全无法与吉天颂恭辩论。他对吉天颂恭升起虔诚的大信心,而成为吉天颂恭的主要弟子之一。后来他被称为俄杰雷巴,并为吉天颂恭的教法写了一部名为《大乘法教心要》的注疏。

吉天颂恭的弟子不断地增加。在一次雨季闭关时,竟然用了10万根“戒木”以计算与会僧众。不久之后,有2700位僧侣被派到密勒日巴的修行圣地--拉其,另有等数的僧侣被送到札里与冈底斯山去修行。但是隔年,仍有13僧众再度聚集于直贡。

 

第一世噶玛巴杜松虔巴曾在造访达拉冈波后来到直贡,在邦塘一地受到吉天颂恭与弟子们的热烈欢迎。那时,杜松虔巴看到吉天颂恭如同佛陀一般,他的两位首要弟子则是舍利佛与目犍连尊者,其他的人就像众阿罗汉一样地围绕着。当他们回到黄金主殿时,杜松虔巴再次见到吉天颂恭宛如佛陀,两位近侍弟子像是弥勒菩萨与文殊菩萨,为诸菩萨众所环绕。因此,杜松虔巴生起了极大的虔信,而从吉天颂恭领受了许多教法。此外,他还看见整个直贡地方就像是胜乐金刚的坛城。

 

吉天颂恭对他的许多弟子都深具信心,但是在他圆寂后要由谁来继任法位,倒是个问题。长久以来他曾考虑法位应该传给自己的竹嘉居热家族。因为吉天颂恭出生在康区,所以他曾派遣一位弟子巴千师利普帕,去教授他的家族成员。巴千师利普帕大显神通并弘扬了上师的名声,教导了吉天颂恭的叔叔昆秋仁千,和他叔叔的孩子安也阿扎以及所有孙字辈们。等到他们对吉天颂恭生起嚮往之心后即全部搬到藏中地区了。有关他们的故事可见载于《直贡噶举金鬘史》一书。

 

一天,吉天颂恭告诉他的弟子噶秋丁(即噶唐巴)到索桑桥去供一个食子(多玛)给住在河裏的龙族,并告诉他:“你将会得到特别的财宝。”结果龙王索玛昧供养了噶秋丁一颗佛牙与三个特别珠宝。据说这颗佛牙原是龙王达卓所拥有的礼拜之物。这位龙王通常住在玛噶达,但也常经一道水下路径来到索桑。

 

噶秋丁回来后,把佛牙与珍宝供养给吉天颂恭,吉天颂恭说:“宝物归还原主是很好的。”此言指出这佛牙曾一度为其所有。“因为你很富有,”吉天颂恭继续说:“你应造一尊我的像,并将此佛牙置于其心中。”于是噶秋丁便邀请了一位技术高超的汉地艺师前来造像,而这佛牙如同舍利子一般地珍藏于其中。

 

吉天颂恭曾加持此佛像达数百次。此像被保存在黄金大殿中,称为“金殿法主,它的加持力被认为与吉天颂恭本人无异。佛像曾多次向多为位圣殿守护者说话,还教过一位叫做达瓦的喇嘛那洛巴的“那洛六法”。后来在直贡寺被火焚毁时,此像被埋在砂土中以免被毁。当直贡法王回去重建佛寺时,曾特别搜寻此像,结果这尊圣像自己由沙中冒出,说:“我在这里。”噶秋丁製造的吉天颂恭像很多,然以此尊圣像最具神奇之力。

 

吉天颂恭年老时,不能时常造访丹萨替寺。所以就派兼那札巴迥涅为该寺的金刚摄政,达巴迥涅果然不辱师命,成功地大兴法务。吉天颂恭还派遣了55,525名弟子,在班禅固雅冈巴的领导下,安住冈底斯山修行;另外的55,525名弟子,由格西雅儒巴札率领,前往拉其雪山专修;并由东金国沃切领其他55,525位弟子,到札里实修。

 

即使到了 吉天颂恭的第四任法脉持有者--迥多杰札巴时,直贡仍有弟子18之众。

 

有一次,吉天颂恭到多杰落卡山洞,他说:“这山洞太小了。”边说边把山洞延展变大外,还在石上留下了他身上法袍的印痕。因为山洞很暗,他随手用根棍子穿透岩石,凿出了一扇窗户,然后又在石头上做了架子来放他的东西。这些神奇事迹至今都还可以清楚的看见。在直贡地区的四周,吉天颂恭在多次旅行中留下了许多足印。

 

某日吉天颂恭身体不适,帕摩竹巴化现在他的净观中讲解瑜珈调习袪病之法,吉天颂恭修习之后而得痊癒。对于吉天颂恭的众多弟子,吉天颂恭依照他们的需求而给予不同的教法,另对资质适合者传给宁玛派的八大嘿汝嘎教法。

 

吉天颂恭圆寂之前,预知直贡噶举传承未来将会有一段中衰时期。他拿起一支他使用过的牙籤种在地上说:“这牙籤长到一定高度时,我会亲自回来。”授记了直贡噶举第16任法王嘉旺贡噶仁钦的转世。吉天颂恭随后指派兼那谢拉迥涅接掌法位领导教派,但他谦逊地辞退了。于是又指派寺院大堪布固拉瓦楚春多杰接任,堪布同意担此重任。

 

吉天颂恭祖师在火牛年,75岁高龄进入涅槃,为勉励怠惰弟子精勤学法,吉天颂恭的身驱在超度月的第13日火化,此时天人纷纷献上如云供养,天雨曼陀罗花盈满至膝。他的头盖骨完全不为火触,他的脑化现出胜乐金刚62本尊坛城,此景象如同是经由精巧的工匠凋刻一般清晰可见;他的心脏也完全无损于火焚,而转为细緻的金黄色。在在都显示吉天颂恭祖师就是佛陀的转世。此外,尚有舍利子无数。

 

吉天颂恭祖师圆寂后,多数的安葬法会都由兼那谢拉迥涅担任,虽然先前他曾婉拒接任法位。他前往狮肩山探查胜乐金刚坛城时见到了吉天颂恭出现在那裡。于是觉得应该在那裡建立一座佛塔纪念上师。吉天颂恭再度化现在那山上三摩地洞穴前对他说:“儿啊,就依你愿去做吧,但始终要依从我的心意。”接着就消失不见。就他原有的想法,兼那谢拉迥涅建造了一座多门的殊胜佛塔,命名为“降三界圣者”。他将吉天颂恭的心脏和许多的舍利子安放在塔裡。遵循上师之心愿,他以“世界庄严身要”为名,将黏土和着宝石粉、藏红花和多种香末建造了这座圣塔。塔中他安置了上师的头盖骨、脑和其他的舍利子,以及由阿底峡尊者亲自从印度带到西藏的戒律经典与般若十万颂。

 

吉天颂恭现安驻于东方不动佛淨土,为无量具信弟子所围绕。凡此世间直贡弟子临命终时具足大信心依止于祖师吉天颂恭者,刹那间即可往生彼国,并得祖师摩顶加持,带领前往彼佛国净土。
 
摘录自
堪钦昆秋嘉称仁波切所着《祈福经幡》-吉天颂恭的生平和法教。